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7-04-19  

 

         在金华广福医院老年医学科一病区的一个病房里,住着两位老夫妻,丈夫叫陈光润,今年90岁,妻子叫薛银楣,今年86岁。 两人相识了一辈子,相爱了大半生,从最初的青梅竹马,到如今的相濡以沫,他们用六十多年的时间诠释了“相看两不厌,白首不相离”。

同居大院里,两小无嫌猜

1928年,作为陈家长子的陈光润呱呱坠地,四年之后, 他命定的伴侣薛银楣在薛家大院里出生了。

薛陈两家同是瑞安人,亦是世交,陈家本来住在瑞安,而薛家住在温州小南路的一个大院里,由于陈父生意上的变动,全家迁至温州。 薛家的房子很大,就让出了一半院子给陈家住,自此,光润和银楣便在这个大院里一同成长……

两家父母也似乎早就认定他们会成亲, 一直以“亲家母” “亲家佬”相称。

光润人缘好,学习好,在温州中学读书时一直是学生会主席,高中毕业后考上了燕京大学(如今的北京大学),离开了这个让他朝思暮念的大院。

由于正值抗美援朝,银楣在高二那年参了军,后来,部队保送她到南开大学数学系。 于是,她便前往天津深造,二人的距离终于再次拉近。

可没想到, 在燕京大学学习的光润却被选上了飞行员,离开北京,前往长春。 虽然在后来的体检中, 光润由于生病没有通过, 却依然留在了长春,在航空预校为工人干部们上课。

他们,一个在华北,一个在东北,唯有通过书信往来,期间,光润和银楣确立了恋爱关系。 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两人很难得才能见上一面,只能将情思寄托在一封封沉甸甸的信笺里。

195951日,光润从长春赶到天津,与银楣举行了婚礼,这对有情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为了能和光润相守, 留在南开任教的银楣申请到吉林工业大学当教师。 白天, 银楣到学校上课,晚上,银楣回到军队宿舍为光润准备饭食,虽然过着简朴的生活, 可二人终归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幸福。1960年,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

  

执手两不弃,相伴到白头

1976年, 光润转业, 由于温州的局势不甚明朗,他们便来到了金华的浙江师范大学工作,光润做行政,银楣教数学,相辅相成,琴瑟和谐。 期间,光润和银楣还共同养育了两个优秀的儿子, 先后考入清华大学。
退休后, 光润和银楣也迎来了美满的二人世界,他们到昆明探奇石溶洞、看百花盛开,到长春览历史古迹、忆斑驳岁月,到香港,澳门,深圳感受都市情怀……因思念在远方的亲友, 他们还去了北京,天津,南京,与至亲故交把酒言欢……

然而, 生命不是只有欢喜从容, 还有潮起潮落。21年前,银楣被查出患了肾癌! 在得知这个噩耗后,光润十分忧心,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 为了让光润宽心,银楣表现得很坚强,积极配合医生的检查、治疗,携手走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许是上天也不忍将如此相爱的两人分离, 银楣奇迹般地战胜了病魔。

时间的车轮,缓缓向前推进了二十余年。 随年龄的增长,光润和银楣的记性也差了许多,身患糖尿病的银楣忘记吃药,引发了酮中毒,在床上昏迷不醒。 光润几番呼唤,都叫不醒她,这才慌了神,急忙赶到了浙师大老年活动中心找人帮忙……

在救护车的呜鸣之下, 银楣被送到了金华广福医院,经医生诊断后,银楣立即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ICU)抢救。 因放心不下银楣,光润一直徘徊在病房外,口中喊着“阿楣,阿楣……”经过了十几天的抢救, 银楣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从ICU转到了如今的一病区。 看着银楣浑身插满管子, 光润握着她的手, 眼眶湿了一回又一回。 有时看银楣被管子插得难受,光润便偷偷帮她把管子拔掉,他说: “我不能让我的银楣难受”。

银楣住院了,光润不愿意离开她,坚决要求在医院陪伴, 家人也不放心身体不好的光润一个人在家里,就让他住在了银楣隔壁,一并治疗。

在住院的这段时间里, 尽管有护工和医生护士们悉心照料,光润也总是亲自给银楣喂饭、喂水果,连整理衣服、围围巾、穿鞋等小事,光润都舍不得假手他人。

在每一个遭遇病痛折磨的日子里, 光润总是温柔相伴。 待银楣身体稍好了些,能下床了,光润便牵着银楣的手,陪她在附近散散步。

可是好景不长,病魔始终纠缠着银楣,让她苦不堪言。 突如其来的肝癌让银楣的身体每况愈下,看着明明难受却微笑面对的银楣,光润十分心疼,夜里常常因为担心而睡不着觉, 时常起来摸摸银楣的手,看她是否安好。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光润和银楣用真情善待了每一个错落的瞬间, 他们相互扶持、 相互依偎,共同跨越了一个又一个坎坷。

也许, 上天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时光去诠释爱情,那么,趁阳光正好,趁微风

噪,一同仰望蓝天,同呼吸,心连心,沉浸在各自手心的温度里,笑傲明天!

 

 

 

 

关闭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