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王载昌先生二三事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3-11-20  

1998年秋,离退休教工成立京剧兴趣小组,组内年龄最大的要数外语学院退休教师王载昌先生,七十多岁了。使我感到惊奇的是,我选定的几段京剧短唱腔如《苏三起解》、《生死恨》、《霸王别姬》、《淮河营》、《击鼓骂曹》等,还沒有怎么教,王载昌先生已能熟练地哼唱出来,而且唱得颇有韵味。一问,原来他解放前在老浙大念书,经常参加校内业余京剧活动,年轻时候学的这些唱段,到老也不会忘记。跟他相比,唱“样板戏”年代才开始接触京剧的我,无疑是他的后辈了。

打那以后,王载昌先生就成为京剧兴趣小组的骨干,几次在校内外京剧演唱会上演唱,从不怯场。说实话,他的嗓音已经不大好了,中气也不足,但韵味却在,内行人听得出他是有功底的。因为京剧比较难唱,急切不易入门,组内成员有不能坚持的,几进几出,流动性较大,对此我感到有些无奈,他却鼓励我说:只要你还在组内,我是跟定你了。

2005年前后,因家有病人,不再在京剧兴趣小组教唱了。为了京剧兴趣小組能继续开展活动,活动室请了一位在老年大学京剧班教唱的女演员胡丽娟老师来教时间王载昌和俞旦初两位老先生都已经脱离了京剧兴趣小组。这样一来,京剧兴趣小组成了一支清一色的“红色娘子军”。

此后王载昌老师虽然常到常青楼转转,却沒有看到他落脚在哪一个兴趣小组。莫非除了酷爱京剧,他就没有别的兴趣爱好了?看着他进进出出孤独身影,想起他曾经对我说过的那句话:“只要你在组内,我是跟定你了”,总觉得有点对不住他:他当作“知音”,而我却一走了之,沒有继续去关心他的“平生爱好”!

一天上午,我偶而到常青楼兴趣小组室拉京胡,王载昌先生推门进来,说我们来合作一曲吧!我说好啊!就合作一曲《淮河营》吧。我范好调门,拉起过门,他却怎么也接不好!彼此都不能尽兴,于是他说:不唱了,不唱了,有些懊恼地离开了兴趣小组房间!

过了几个月,传来了王载昌先生驾鹤仙去的噩耗,想不到我们在活动室的那次不成功合作,竟然成了“绝唱”。早知如此,那天说什么我也得把他留住,共同努力,把那一段唱腔配合好。现在每当想起这些往事,总感到对他存有一分歉意!

关闭当前页面